當悠然醒來時,發覺自己渾身痠痛的不得了。

待眼睛完全睜開時,發現李澤言擁著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著。

發覺兩人都全裸跟自己身上點點羞人紅斑時,悠然這才想起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是發生在昨天晚上…

悠然記得當時在李澤言的家裡吃飯,那算是李澤言對於她這次匯報挺滿意給她小獎勵。

用完餐之後,悠然本想幫忙洗碗卻被李澤言拒絕,只好乖乖坐在沙發上等他忙完。

沒多久,就看到李澤言從廚房拿出了她最愛的布丁。

「給妳。」李澤言將布丁放在桌上後,便坐在旁邊沙發上。

「嘿嘿,我期待好久的布丁。」悠然看著布丁露出開心的傻笑。

「…笨蛋。」李澤言雖這麼說,但嘴角仍微微往上勾。

「哼,就算你說我笨蛋,我還是要吃布丁。」悠然不以為意的說,邊開始動手挖起一小匙往口裡放。

「嗯~就是這個,我心心念念的味道。」悠然一臉非常幸福的邊吃邊說著。

「傻瓜,這東西有這麼讓妳想念?」李澤言忍不住失笑的問。

雖然看她吃東西一臉滿足感也讓他開心。

發覺到有一股灼人的視線一直盯著她看,悠然就放下手中湯匙「你要吃嗎?」

「妳吃吧!我去拿水果出來。」李澤言拍拍她的頭,便又起身去廚房。

「好…」悠然又繼續廝殺著布丁。

沒多久就看見李澤言端出一盤櫻桃出來。

「等下妳布丁吃完,就吃一下櫻桃吧!聽魏謙說這對女生很好。」李澤言將水果放在桌上,邊說就轉身準備走進房間。

「你不吃嗎?」悠然歪頭看著他背影疑惑的問。

「妳先吃吧,我去洗澡。」李澤言頭也不回地說便走進他房間。

「喔…」悠然吞下最後一口布丁後,盯著洗好的櫻桃突然有個想法閃過。

對了,這兩天在公司悅悅有說過櫻桃的遊戲…

悠然邊想著邊露出想惡作劇的笑容。

待李澤言洗完澡出來後,悠然就看到他穿著睡衣出來,頭髮還溼漉漉地用毛巾擦拭著。

唔…穿這樣出來,看得她都有點臉紅了一下。

「要我幫你擦頭髮嗎?」悠然興致勃勃地問。

李澤言看了她一眼後,便走到她身旁坐下毛巾遞給她。

「嘿嘿~如果會痛要說喔。」悠然開心的拿著毛巾開始動手輕輕地搓揉著。

「嗯。」

悠然邊擦頭髮邊看李澤言那雪白的後頸,突然覺得自己心跳有點加速。

她、她只是幫忙擦頭髮的,沒有什麼任何非分之想。悠然集中注意手上動作,內心一直默念著。

也許是兩人都沒開口整個超安靜的。

「會不舒服嗎?」悠然忍不住地開口問。

「不會。可以了。」李澤言邊說邊抬手要抓毛巾,不小心碰到悠然的手。

「唔,毛巾還你。」悠然臉微紅的趕快把毛巾遞給他。

「…嗯,妳沒吃櫻桃?」李澤言看了一下似乎沒動過的水果,微微皺眉。

「嘿嘿,我、我在等你洗好出來一起吃啊。」悠然乾笑的說,深怕他不高興。

李澤言不禁暗暗嘆氣「傻瓜。」

李澤言拿起了一顆櫻桃後,卻直接遞向悠然的嘴邊「吃。」

悠然被這突來的舉動,覺得自己臉上熱氣要冒出,但還是乖乖的張口吃下。

「甜嗎?」

「很甜很好吃。」悠然邊吃邊點頭的說。

「嗯。」

「你也吃嘛!」悠然也拿起一顆遞到李澤言嘴邊。

只見李澤言愣了一下後,便張口含入櫻桃,只是舌尖剛好微舔到悠然的手指。

悠然像是被電到般,趕快把手抽回來若無其事的問。「好吃嗎?」

「很甜。」李澤言邊吃邊回答只是眼神稍微黯了一下。

「李澤言。」

「叫我澤言就好,我不是妳仇人。」李澤言糾正。

「……唔,好、好吧…」悠然臉綠了一下。

「澤言,你有聽過有關櫻桃的小遊戲嗎?」悠然好奇的問。

「沒有。」

「那我教你這遊戲怎麼玩。」悠然興致勃勃的說,眼睛發亮著。

「...你是平常上班時候太閒嗎?」李澤言冷冷地問。

「才沒有呢!我也是這兩天聽同事講才知道的。」悠然反駁了一下。

她平常上班哪有很閒啊!?被逼弄匯報最好有空閒!

「嗯哼?所以遊戲?」

「喔,就是啊,把這櫻桃梗含入嘴裡,然後用舌頭把梗打結,代表舌頭很靈活喔!」悠然回過神來繼續講解。

「所以妳有嗎?」李澤言看她。

悠然焉了一下說「當、當然沒有啊…太難了。」

「所以妳想看我會不會成功?」李澤言挑眉的問。

這聽起來很有問題的遊戲,這笨蛋怎麼會有那麼興趣。

「對啊!」悠然期望的看著他。

「…妳知道這遊戲的主旨是什麼嗎?」李澤言輕嘆的問。

「誒?不就是看舌頭靈活度而已嗎?」悠然呆呆地回答。

她記得悅悅那時候說就是看舌頭靈活度啊?難道她還漏聽掉什麼嗎?

「…果然是笨蛋…」李澤言輕捏自己的眉間。

「什、什麼嘛!那你試試看。」悠然不滿地抗議。

「妳確定?」

「不就只是看你能不能打結?」悠然看他滿臉疑惑。

李澤言默默地拿一顆櫻桃含入嘴裡,但沒多久就完整的吐出來「嗯,我不能。」

「……」這明顯看起來就是根本沒用舌頭動過的梗,這麼直。

悠然內心充滿吐槽著。

「李總,這一看根本就沒用舌頭弄…」悠然微微小抗議。

「嗯,不然妳教我怎麼弄?」

「誒?」悠然呆了一下。

「妳不是想教我?」李澤言看著她。

「唔…我只是聽悅悅講說舌頭跟牙齒要靈活配合…我、我不會教啦!」悠然一臉尷尬的說。

「呵,這樣妳還想教人?」李澤言嗤笑地說。

悠然自知理虧所以決定悶不吭聲地拿起櫻桃往嘴裡塞。

「生氣了?」

發覺看這小笨蛋生悶氣的樣子還挺好笑的。

「哼,我就是笨。」悠然悶悶地咬著櫻桃。

「不然妳想要怎麼做?」李澤言反問。

「但是我看你不想玩啊。」所以剛剛才敷衍她不是?

「我有說嗎?我只是想看你的反應所以才沒用。」李澤言坦承他剛才是故意的。

「……」悠然無語。

所以她剛剛是被人當傻瓜耍就對了。

「我決定我要回家了。」悠然不開心的說,一邊起身要準備過去大門。

「我有說要讓妳回家嗎?」李澤言一邊說一邊握住她的手稍微施力拉回來。

「唉!?」悠然重心不穩的整個人正面往李澤言身上壓。

只聽見李澤言悶哼了一下。

「哇哇!你幹嘛突然拉住我,你有沒有被我撞痛哪?」悠然緊張的看他有沒有怎樣。

只是悠然沒有發現自己的姿勢,是非常緊貼在李澤言身上。

「笨蛋,我沒事。」李澤言感受到前面人兒凹凸有致的觸感,微微皺眉。

「誒?但是我剛聽到悶哼聲?」悠然茫然地看他。

看她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李澤言決定了一件事。

「妳知道妳這行為是在玩火嗎?」李澤言隱忍的用著壓抑得聲音說著。

「玩火?」悠然還沒明白李澤言的意思,只覺得突然天旋地轉。

待悠然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李澤言壓倒在沙發上。

「妳不懂?」李澤言雙手撐在悠然的左右兩側,露出了少見的微笑。

唔…糟糕,她好像懂了。但是現在逃還來的及嗎?

悠然尷尬地默默吞了吞口水,殊不知這動作對眼前的人是多大的誘惑。

「妳剛不是想玩櫻桃梗?」李澤言用著那性感低沉的聲音問著。

「誒…我、我現在不想玩了…」悠然乾笑的回答。

嗚嗚,這姿勢整個超曖昧的啦!她心臟快負荷不了了。

「遊戲可沒有玩一半退出,既然要玩…」李澤言邊說邊俯下身在她耳邊低語「就玩到底……」

慘了,她是不是誤觸哪個開關了?悠然倒抽一口氣。

「澤、澤言可以讓我起來嗎?」悠然為難地問。

「妳覺得我會讓妳跑掉嗎?」

「…….」李總,小女子我知錯了!

悠然內心滿滿崩潰中。

由於感受到李澤言身上傳來剛洗好的沐浴乳的香味,讓悠然整個人只能僵在那不敢亂動。

李澤言拿起一顆櫻桃往他自己嘴裡塞進後,下一秒卻發現他突然俯身向下逼近自己。

「李…!」悠然正驚呼預開口就被人堵住了,只能傻愣愣的瞪大雙眼。

李澤言吻了她的同時,竟將原本含在口中的櫻桃用舌頭推入悠然口內。

他像是故意似的邊吻邊用舌頭弄著櫻桃甚至咬開,讓甜美汁液擴散在於兩人口中嘖嘖作響著。

「唔…等…啊…」悠然沒想到會被人用這種方式接吻及挑逗,讓她不自覺得輕顫。

「我說過了…沒有中途退出遊戲…」李澤言用著平常看不到的性感表情,邊低聲的說,用拇指微微擦拭嘴邊殘留汁液並用舌頭舔食。

「是妳點起的火…就得負責。」李澤言勾起壞笑說。

她可以不承認是自己玩的火嗎?悠然用雙手努力試圖想推開。

或許是察覺悠然想逃跑的動作,李澤言一手扣住她的雙手並拉至頭頂上,另一手則是開始慢慢解開悠然胸前的衣釦。

「你、你想做什麼?」悠然又驚又羞的問。

「妳看不就懂了?」李澤言像是看笨蛋般的回應,將她衣釦解開至胸下。

悠然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解開自己的衣釦,接著他的動作讓她臉快燒起來了。

李澤言俯下身低頭開始從她的鎖骨舔咬接著往下移至那雙峰間開始吸吮著。

「啊…」悠然忍不住溢出聲音。

像是宣告自己的占有物,在那胸前烙下點點紅印。

李澤言邊親吻邊觀察身下人兒的反應,嘴邊勾出若有似無的笑。「喜歡嗎?」

「唔…」悠然羞紅著臉扁著嘴看他。

嗚嗚,這種問題她怎麼答的出來?

「不回答那我就當作妳喜歡。」李澤言邊說邊繼續解開她的衣釦。

悠然感受到身上衣服逐漸被李澤言慢慢剝落,那修長的手指從ㄧ開始鎖骨滑落胸前接著繞過渾圓往下移至腰際。

「唔…」悠然覺得漸漸燥熱了起來。

當李澤言的手已經開始褪下她的裙子時,悠然雙腳不由自主緊閉著。

「放鬆…」李澤言摸著悠然的大腿,輕輕安撫著。

「不要…」悠然這時候故意唱反調,緊守最後一道防線。

李澤言瞇起眼「喔?膽子變大了?」

這時,大手故意改往她胸前盈盈一握,悠然冷不防輕顫了一下。

「壞…」悠然小小聲的抗議著。

這時李澤言突然停下動作開始盯著她身子看,直到悠然覺得渾身不對勁吶吶的問「怎、怎麼了?」

這樣盯著她看總覺得毛毛的。

「我只是在想…」

「想?」

「其實比我所想像中好很多…」李澤言若有所指的說著。

「…!!」悠然順間懂了那句話的暗示,臉部馬上漲紅。

這什麼話嘛!她也是有料的好嗎!

在她內心滿滿吐嘈時,李澤言再度拿了櫻桃,但是下一秒卻是把櫻桃用力捏緊,只見從指縫中流出櫻桃汁液往她身上開始滴下。

「你、你想做什麼?」悠然看傻眼,不懂他的舉動。

「配合妳剛才玩的遊戲。」李澤言認真的回答。

等等!剛剛她不是這樣玩的吧!?為什麼變調了!

「為了不要浪費櫻桃,所以我會努力用在妳身上的。」李澤言勾出了壞笑,一手依然忙錄的擠出櫻桃汁在悠然身上。

「等…」悠然驚恐的想制止他的行為,但由於被壓制著無法動彈。

悠然身上沾滿黏膩的櫻桃汁,接著李澤言開始俯下身開始舔食著。

嗚嗚,為什麼好好的櫻桃,現在卻被搞很情色啊!

悠然內心崩潰著。

悠然感受到李澤言的唇與靈活的舌在她的肉體上滑動著,甚至故意在胸前粉嫩小豆用舌頭打轉吸吮。

也許是因為被這樣挑逗著,悠然原本努力緊守最後一道防線也慢慢鬆懈了下來。

李澤言慢慢滑至腰間,邊舔著另一手趁機慢慢褪下悠然的底褲,讓悠然完全坦誠相見。

這時李澤言放開原本壓制她的雙手,接著他抬起悠然的右腿邊開始慢慢親吻內側留下點點印記。

「唔…別…」悠然羞的想夾住,但無奈沒有力氣只能任由他舔著。

這時李澤言又再度拿了一顆櫻桃,只見他露出壞笑。「妳不是想玩櫻桃遊戲,所以我現在教妳玩更刺激的。」

「李澤言!?」悠然驚呼出聲。

「但是這遊戲…只能找我玩。」李澤言認真的說著。

天啊!打死她絕對不會再玩這櫻桃遊戲了啊!

李澤言把櫻桃移至在悠然那溼潤的幽穴口,用食指慢慢推入「悠然…放鬆。」

「嗚…」悠然感受到異物慢慢進來,整個僵住。

這時李澤言看她無法放鬆,決定低頭用舌頭去舔那敏感的小粉荳。

「啊…」悠然忍不住喊出來。

李澤言的舌頭邊舔也邊用舌頭慢慢將櫻桃完全推進去後,邊抬起頭壞笑的看著她說「好不容易進去了…」

「…弄出去…」悠然眼眶微微氾淚的說著。

「當然會。只是用特別的方式。」李澤言笑著。「妳不可以出力,會壓爛。」

「……」悠然無語。

天啊!這是誰發明的變態遊戲啊!?有這種玩法嗎!?

瞧著身下的女孩乖乖不敢掙扎,眼眸漾著笑意,決定不要欺負她了。

李澤言再度低下頭往那溼潤的幽穴探去,這時改用吸吮得方式慢慢將裡面櫻桃吸出。

「啊…髒…」悠然沒想到他會再度用這方式去,除了身體感到異樣快感外又覺得很羞恥想推開埋沒在她腿間的頭。

李澤言不為所動的認真又吸又舔,直到櫻桃慢慢出來,他一口把櫻桃含入嘴裡慢慢咀嚼,又伸出舌頭輕輕探入幽口發出嘖嘖聲響,整個空間就是散發出淫霏的氣息。

許久,李澤言抬起頭像是滿足般的舔了一下嘴角「我覺得很香甜啊,怎麼會髒?」

「……」不要說了啊!她突然覺得好羞恥啊!

李澤言趁著她還在害羞的時候,默默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

當悠然回過神來看到的就是非常養眼的畫面,那原本平常藏在西裝下的精湛身軀,節節分明的肌肉,看的出來平常還是有保養的。

「看夠了嗎?」李澤言戲謔的問。

「...看夠了…..」悠然回過神乾笑著。

「既然妳看夠了,那就換妳該餵飽我了…」李澤言話中有話的說,下身開始慢慢對準那早已準備好的穴口。

「咦?」悠然還沒搞懂他的意思,下一秒就突然被他深深頂入忍不住驚呼。

「你…一定在…哈..報復…」悠然想抗議卻被頂的話不成句。

「有嗎?我只是回應妳的期望。」李澤言邊說邊努力加深頂入。

「唔…哈,哪、哪…有…啊啊」悠然反駁著,生理上迫不及待的想解放陣陣快感,帶的幾聲悅耳的呻吟。

在李澤言眼中,這般反應特別可愛,特別的想多逗弄她一下。

「好好感受。」李澤言把她翻過身,將她壓在身下,採取最方便的後背式。

這姿勢反而讓他更容易頂入伸處,在抽插過程中滑過疑似最敏感的地方,就見悠然明顯顫抖了一下,勾起笑意開始往那一點集中慢慢磨擦。

「唔…輕、輕點…」悠然的呼吸聲急促尖銳,後頭的侵犯來勢洶洶,雖然慢卻相當猛烈,不如以往的悉心溫柔,反而急躁的很。

「這是罰妳。」男人不如以往的溫柔,反而加重力道,伸手繞到前方開始搓揉愛撫那敏感已立起的小荳。

「…愛記…仇…」悠然顫抖的身子已經無力的趴在沙發上。

「嗯?妳剛說什麼?」

「…」悠然決定保持沉默。

突然,他又想看看女孩的神情,聽著她壓抑又享受的呻吟,想的心癢,翻過對方的身體,彼此對上眼。

一如他預估般,悠然滿臉陷入情慾的迷離,想抿著嘴,急促的呼吸聲卻不停的洩漏出來。

「真好看…」他盯著,情不自禁的撫摸那張臉。毫不避諱的情話,使聽的人臉頰隨即浮現更深刻的紅暈。

「…哪、哪裡好看…」悠然害羞的想反駁,對方立即攔截她,將頭湊過去又是一個足以令人呼吸困難的深吻。

「我倒是挺期待妳會說別的。」李澤言稍稍放開她,咬著她的耳垂低語。

「我、我…才不要…」她伸手攀住男人的脖子,身軀無意識的磨蹭著,嘴裡依然是拒絕的話語。

男人選擇不戳破,決定用行動來擊潰她那所有的防備。

「這樣呢?妳很喜歡,對嗎?」他決定壞人作到底,將悠然的雙腿曲膝往胸腹推,順勢將兩腿拉得更開,兩股間的一切一覽無遺,更在乳尖吹了口氣,引起對方小小的顫抖以及貓叫般的低吟。

當李澤言將相當有精神的性器緩緩擠進那溼潤到不行的幽穴後,比起剛才還要緩慢且磨人的律動。

「唔…」悠然的生理反應不旦繳緊了對方性器,渾身還舒爽的顫抖了一下。

「悠然。」李澤言心情非常的好。

「嗯…?」悠然困難的回應著,帶著些許嬌喘。

李澤言扳正她的臉,強迫彼此面對面。「我愛妳。」

「咦?」悠然驚訝的瞪大眼。

「妳不信?」李澤言擰起眉,對她的反應有點不開心。

「不、不是…」是太過驚訝,以往都不會聽到他親口說出來。

看著身上的人兒反應滿臉通紅,至少讓他剛才不悅少了點。「看來我不夠賣力了…」

「咦?」悠然還在震驚當中反應不過來。

於是整夜,李澤言全力以赴搞的對方頻頻求饒,還不願放過。

 

造就了隔日也就是今天她渾身痠痛的真相。

「妳醒了?」李澤言慵懶的說。

「…嗯…」悠然嬌羞的拉起棉被想把臉遮住。

「妳還欠我一句話。」

「…」悠然哀怨的拉下御遮臉的棉被。

這男人怎麼就只記著這檔事?

李澤言也不催促她,就這樣彼此相望。

後來悠然扭捏得靠過去在他耳邊低語…

「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霠 的頭像
月霠

≡月霠的天使部落≡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