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小姐」周棋洛溫柔的揉捏著雪白雙峰,輕柔的喚著。

悠然輕顫著,覺得自己半跨坐在周棋洛身上的雙腿快撐不住的緩緩往下滑。

而原本在體內的黏液也緩緩從腿間流出,讓悠然覺得又羞又想逃離。

「雖然妳嘴巴說不要但是妳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許墨的手緩緩游移到她臀間並往下輕輕觸碰到濕黏的液體。

」不要說出來啊!她覺得好丟人,明明是剛才的激情還沒退,又你們被撩起來怎麼能控制?

「嗯?真的不想要嗎?」許墨壞笑的抓著悠然的右手往下觸摸著周棋洛的碩大熱源。

……」這麼羞人的問題,要她如何回答?

悠然臉紅又尷尬的想移開手,但無奈終究力氣比不過男人。

手中感受到那熱熱又硬挺的跳動,不自覺得好奇輕輕握了一下。

只聽見周棋洛悶哼了一聲,讓悠然趕緊放開。「會痛嗎?」

「不,妳放開了我才會痛」周棋洛看著她露出不正經的微笑。

……」悠然聽懂他的意思羞憤的瞪他一下。

「薯片小姐不能用這眼神看我,算犯規喔!」

「哪有?」悠然故意用手稍微用力抓了一下。

「嗚!不能這樣抓啦!」周棋洛忍不住抗議的哇哇叫。

「哼!」悠然故意哼了哼。

「雖然打擾你們倆的興致,但是可不能忽略我的存在喔!」許墨像是若無其事般的用左手挑逗悠然。

「唔」悠然忍不住顫了一下。

「許、許墨

「嗯,我在。」正忙著呢。

」什麼你在啊!?

悠然內心充滿吐槽。

「薯片小姐愛欺負我。」周棋洛不滿的抗議。

「有嗎?」悠然裝傻的看他,結果下一秒她就後悔了。

「哼哼,為了懲罰妳剛欺負我可愛的兄弟。就好好的接受吧?」周棋洛不懷好意的說,一手對準花穴另一手托著她的臀稍微用力往下。

「等!啊」悠然沒想到就突然被入侵了,連阻止都來不及就感受到身體重心往下墜。

「沒想到很順利的進去了」周棋洛開心的說,邊輕拍悠然的翹臀。

「你」悠然泫然欲泣的看他。

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就這麼突然進來了,還感覺到體內的那熱源好像漸漸變大了點。

「嗯?我們不壞的話,妳會老實就範嗎?」周棋洛反問她。

」悠然臉綠了一下。

這句話真是回堵的真好,讓她無話可說。

「呵」許墨忍不住輕笑了出來。

啊啊,她被嘲笑了啊!

「悠然,妳要動一下身體嘛!還是妳想繼續維持這樣?」

……」要她主動擺動身體實在是害羞的做不出來啊!

在悠然很糾結的時候,沒想到身後那位主動提出。

「如果不好意思的話,我可以幫妳代勞的悠然。」許墨微笑的說邊開始雙手扶住她的腰。

「!?等下,許、許墨!」悠然驚慌的想阻止。

「沒關係的,先讓妳舒服比較重要。」許墨溫柔的扶著腰邊說一邊開始幫她做起活塞運動。

許墨的力道適中幫她微微扶起又緩緩的放下,讓悠然臉綠的被動操作。

天啊!太丟人了!有沒有洞可以讓她鑽進去啊!悠然內心崩潰吶喊。

「薯片小姐,有人幫妳不是很好嗎?」周棋洛開心的說。

哪裡好?這種事情還需要別人幫忙帶動很詭異好嗎!?

「難道,悠然我服伺的不好嗎?」許墨在她耳邊詢問,雙手還故意微微捏了一下腰肉。

不要趁機捏她的肉啊!其實是在懲罰她吧?是吧?

沒、沒有」悠然內心悲催著,只能氣虛的回答。

「真的沒有?嗯?」許墨像是不放過她般,用牙齒輕啃那敏感的耳朵。

「嗯真的」悠然敏感的想躲開,但無奈身體自主權被許墨緊緊抓牢。

「那,妳要自己動嗎?」許墨出奇不意的問。

……

所以結論問題還是繞回原點了是吧!?悠然眼神死的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霠 的頭像
月霠

≡月霠的天使部落≡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