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語市

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子,下了車看著街景。

她勾著微笑,眼神充滿著懷念。

原本選擇離開飄盪幾年後,沒想到又再度回到熟悉的地方。

她拿起手機開啟了電源後,就收到離開的這些年從未讀取的大量訊息。

走到公園的長椅坐著,開始一一閱讀著訊息。

直到看見熟悉的名字,心也隱隱痛著。

他應該很氣她的不告而別吧? 女子苦笑著想。

看完了所有訊息後,決定起身去一個地方。

憑著記憶走回自己的家時,卻發現隔壁的門是開的,便悄悄走了進去順便關上門,只瞧見許墨趴在桌上假眠。

他怎麼門都沒關就睡了?

正當伸手輕輕觸碰他的臉龐時,下一秒卻被帶入了懷抱。

女子驚愕地看著他,正要開口時,卻被堵上了嘴。

許墨趁著她微張的小口,舌頭熟練地鑽入與她的小香丁糾纏著。

「唔」女子邊喘息邊想推開他,但無奈力氣不夠。

她只覺得眼前一陣翻轉的被壓在地上,發現自己已被困在許墨兩手之間。

「我記得有告訴過妳,不要隨便踏入男人的房間吧?悠然」許墨一臉微笑的說,剛才的舉動似乎沒有影響。

「可、可以讓我起來嗎?」悠然不知所措地說。

「會不會我讓妳起來之後,其實這只是一場夢?」許墨似笑非笑的問。

「許墨

「嗯?

「不會是夢」悠然看著他,伸出雙手輕輕觸碰著臉龐。「我,回來了。」

「我知道。」許墨笑著,眼眸中帶著深沉。

「在妳離開的那天起,我不知道如何度過無數的夜晚」許墨邊說著右手卻開始慢慢滑下撫摸著悠然的腰際,讓她不禁輕顫著。

「許」悠然欲開口卻被截斷。

「噓聽我說完。」許墨笑著。

「曾經我確實把妳當作研究的對象,但是不知何時慢慢被吸引著」右手慢慢從腰際探入衣內。

「呀」悠然反射性的抓著不安的右手。

「一直到妳突然不告而別的從我面前消失」許墨俯下身在她耳邊輕聲的呢喃,微微的呼吸熱氣讓她想閃躲。

「我才知道妳在我心裡有多重要」語畢,許墨故意輕含她的粉嫩耳垂。

「唔!」悠然慌亂的想逃離他的攻勢,又想阻止那侵略的右手。

天啊!怎麼才短短的時間內,她就陷入兩難狀態啊!

就在她掙扎之時,許墨撐起身子用極認真的表情保持著笑容看她。

「妳還有機會,可以從我身邊逃離。」因為逃了,我或許就不會奢望更多。

悠然聽到這句話停下了掙扎,看著他許久,便輕輕的嘆息著。

「如果我逃離了,你是不是想用贖罪的方式把所有傷痛藏在心裡?」

「妳認為呢?」許墨不答反問。

「我發現你真的很狡猾……」悠然不滿的嘟起嘴。

這樣藏這麼多秘密的男人到底是怎麼過活的?

「呵,有嗎?我平常不也都是這個樣子?」許墨笑著。

唉!她認了!誰叫她就是在意這個總是口是心非的男人。

悠然伸出雙手捧住他的臉「我不想離開你。」

「嗯?」許墨微微訝異。

見到他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悠然不禁氣惱的再說一次「我說,不想離開你!」

「妳確定?」許墨眼眸閃過一絲光采,似笑非笑的說。

「確定!」悠然瞪了他一眼。

是有多不相信她啊?氣死了!

「既然妳已經親口告訴我…….」許墨緩緩俯下身低頭靠近那誘人的紅唇。

「就算是後悔……也來不及了…..」語畢便又再度掠奪吸吮。

既然妳選擇不逃離,那就請允許我就這樣持續放縱下去吧……

「嗯……等、等一下!」悠然趁著閃開的被吻的空隙趕緊制止。

這發展速度是不是哪裡有錯?

「嗯?」許墨稍停看著她,但是右手仍忙碌的探進她衣內。

「你、你進度會不會太快了點?」悠然滿臉通紅的問。

天啊!這男人為什麼一副很熟練的樣子!?

「會嗎?」許墨笑了笑,當右手順勢摸到她背後的帶子,用極熟練的速度解開,便聽見身下的她驚呼一聲。

「我想……」許墨依然掛著無害的笑容「我已經很慢了。」語畢,右手開始慢慢往前移動。

「呃…………」悠然驚慌的想推開他。

「來不及了。」許墨那不安分的右手,撫上那等待已久的柔軟渾圓。

「啊……」悠然一陣呻吟,身體輕顫著。

嗚嗚!她突然覺得自己跳入了火坑,好害羞啊!

許墨也不著急的開始慢慢褪去悠然的衣服,仍一路從那纖細的脖子開始嚙咬舔著,一手仍然進攻著那敏感的粉紅蓓蕾時而撫摸繞圈時而稍微輕輕捏起,就像是發現新玩具一樣開始的玩起來。

「嗯……」悠然敏感的整個身體忍不住弓起來,雙手不自覺緊緊抓著許墨的肩膀。

「沒想到妳這裡這麼敏感啊這樣如何?」語畢,許墨低頭含住右邊的粉紅蓓蕾,時而吸吮時而嚙咬,另一手當然也仍挑逗著左邊的粉紅蓓蕾。

「啊……快住…………」悠然第一次接觸從未感受到的快感,讓她不住的喘息著。

聞言,許墨暫時停下剛剛的挑逗,抬頭望著她。

「妳確定要我停下來嗎?妳剛剛不是很舒服的呻吟出聲?」許墨壞笑的問。

「嗯……」悠然只是難受的喘息著。

「我這樣捏呢?」許墨故意輕捏著敏感蓓蕾。「悠然,很舒服對吧?

「嗚~~」原本停下喘息著的悠然,被許墨這樣挑逗的一捏,忍不住呻吟更大聲。

「就順從那種感覺吧……悠然,我會帶領妳的……」許墨在悠然耳邊低喃著,像是催眠的誘惑著。

想要、想要……但是悠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只覺得身體熱燥難耐。

許墨繼續含住蓓蕾,除了左手忙碌的挑逗著另一邊,另一手則是緩緩地往腰身下移動愛撫著撩起裙子往大腿直到撫摸到私密的地方。

「別……」悠然感覺到自己私密的地方正被他撫摸著。

她只覺得下面好像有什麼流出,讓她很想夾緊雙腿,但無奈是許墨用他修長的雙腿頂著讓她無法如願的合起。

「悠然這邊濕得可真厲害......」許墨曖昧的笑著,右手隔著底褲若有似無的挑逗按壓著那地方。

「要……」悠然小聲的呻吟著,無法忍受他這樣折磨。

「嗯?妳說什麼?」許墨佯裝不懂的看她,但手上動作仍沒停下。

「我……想要……」悠然難受的看他,那雙淡褐的眼神有著渴望祈求。

「想要什麼?是這樣嗎?」許墨壞壞的笑著,右手故意重捏了一下。

「啊!求、求你……」悠然被他這樣捉弄下,忍不住啜泣著。

許墨眼神黯了黯,像是有什麼心事般。

然而,許墨故意不再繼續撩撥那最敏感濕潤的私密,反而是從胸口一路緩緩的吻到肚子,甚至故意在肚臍周圍那裏伸出舌頭舔咬吸吮著。

兩手則是在悠然胸前反覆挑逗著那對粉紅蓓蕾,讓那蓓蕾敏感站立起來,接著順著腰際兩側來回愛撫著。

這些動作讓悠然根本就像是掉入地獄般的難受折磨。

「許..….墨」悠然很難過地喊著。

許墨對於悠然的呼喊充耳不聞,依然悠閒的上下愛撫挑逗著,凡手經過的地方讓悠然都感覺到火在燒的那樣燥熱難耐。

「呵….」許墨輕笑的一聲。

手開始游移到悠然最敏感的私密那邊,輕輕搓揉著。

接著開始緩緩褪下悠然的裙子,讓悠然全身上下一覽無遺,許墨看她那雪白的身體……尤其是逐漸濕潤的蜜穴讓他忍不住暗暗吞了吞口水。

許墨一手上下搓揉著那顫動不已的小粉豆,開口輕舔含住,用靈活的舌尖在上面畫圈吸吮著。

「嗚……不行……」悠然被這強烈的陌生快感呼出呻吟。

許墨才剛開始想著手慢慢舔著,卻沒有想到悠然突然就無預警的噴出潮水,正好噴灑在他的臉上。

「沒想到悠然忍不住了呢……」許墨不介意臉上沾滿著精華,甚至用手將精華抹下來放入嘴裡細細品嘗著,一臉歡愉地享受著那充滿悠然的氣息。

而悠然因為突然高潮了之後,腦袋也跟著一片空白眼神無法對焦。

「這樣不行喔……悠然,我都還沒好好品嘗完呢!要給妳點小小懲罰才行。」許墨壞壞地笑著,把悠然雙腳抬高掛放在自己肩上。

「你......想做什麼?」悠然被許墨的動作給愣住。

「我想做什麼呢?當然就是懲罰妳啊!所以想用另一種方法避免剛剛那樣,不要讓你洩出來……」許墨愉悅笑著。

「別……」悠然羞赧的想阻止他。

「乖~我再繼續……」語畢,許墨馬上將原本因為洩完的幽穴用嘴親吻,加上靈巧的舌頭一直在悠然最敏感的點挑逗著,甚至故意用牙齒輕咬前端小粉荳,沒多久悠然的蜜穴又開始緩緩出水。

但是對悠然來說卻是痛苦的開始,當許墨開始用舌頭拼命進攻她最敏感的地方,她想洩卻因為又突然退出中斷,只覺得熱源一直集中在下腹部卻又洩不了。

許墨看到悠然那一臉痛苦的表情,心裡卻有一絲絲的快感愉悅。故意將一根手指探向幽穴裡慢慢搓揉來刺激悠然。

「快……讓我…………」悠然被這種狀況下折磨的難受求饒,眼中泛著淚水。

「呵,還不行喔……悠然,我還沒玩夠呢!我相信妳可以忍的」許墨邊說邊緩緩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褪下。

悠然看著許墨那精壯的身材,臉色微微羞赧。

「還喜歡嗎?」許墨取笑著身下的女人。

「唔…………」悠然想把自己鑽進洞裡。

許墨瞧她的反應後,於是俯下身伸出小舌開始在她纖細雪白的頸部由上往下舔吸。

「唔……」悠然敏感的不自覺想縮起來。

「其實這裡妳也很敏感嘛……」許墨邊舔甚至故意在脖子上留下屬於他的記號。

悠然,不要離開我……

「許墨……......唔!」悠然未完的話就這樣被許墨用唇給堵住。

小舌在嘴裡霸道式的與悠然的舌交纏著,兩人糾結的唇連唾液都分泌多到發出微微聲響。

直到快不能呼吸時,許墨才依依不捨離開,兩人重重喘息著。

「妳喜歡嗎?」許墨用手指輕撫他的唇。

「喜不對!」悠然差點順著他的話說出口。

可惡又陰我!悠然氣惱的想。

許墨看著她變化無常的表情,不禁嘆了口氣。

「妳知道嗎?我很喜歡看妳一臉氣惱的樣子……」許墨手指順著她的輪廓撩撥著。

…….我都不知道你有這種嗜好」悠然懷疑的看他。

許墨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他又拿起了一條領帶。

…..你又想幹嘛!?」悠然驚恐的看著他手中的領帶。

許墨不語,只見他快速地朝悠然雙眼用布矇住。

「為什麼要矇我眼睛?」悠然冷汗的問。

「這樣妳才會有感覺啊……」許墨回答的輕快。

去你的有感覺!根本是很恐怖好嘛!悠然心裡驚恐吶喊著。

因眼睛被遮住,只覺得原本身上重量突然不見,沒想到下一秒差點驚呼一聲。

「呵……很冰嗎?」許墨壞笑著問,一手拿著冰塊在她身上的鎖骨劃過。

「你…..」悠然被突如其來的冰到,瞬間整個人起疙瘩起來。

「嗯?」許墨不理會她,依然用手上的冰往下滑過,接著開始在她的粉色蓓蕾上刺激著。

「唔……快拿開…..」悠然痛苦的想閃躲那個寒冷的冰。

「別想。」許墨反駁,低下頭含吸著左邊蓓蕾上,一手則在右邊繼續用冰畫圈刺激著。

「啊!」悠然忍不住呻吟出來。

一邊被火熱的嚙咬,另一邊又被冰冷的冰塊刺激著。

許墨邊吸吮著邊觀察她的反應,另外一個空閒的手自然往她的腰間再度開始撫摸去。

許墨邊撫摸她的腰,唇邊先離開被吸的腫脹的蓓蕾,另一手拿著冰塊則又開始沿伸往下劃去。

「別……」悠然快被這該死的冰塊給搞瘋。

「別怎樣?我看妳反應挺不錯的,不是嗎?」許墨邊說邊故意加重手上的冰塊在她身上遊蕩著,凡劃過的地方都留有水漬。「我相信這點程度妳還可以承受的,對吧?

……」許墨~你這個變態!!悠然崩潰的想。

「不要以為妳在心裡偷罵我,我就不知道了。」許墨邊說邊將手中的冰塊往腰間下滑過,又繞回雪白的腹部上遊盪著。

「唔……」悠然咬緊牙根,身體整個緊繃起來。

「我本不愛玩這情趣之類,但是對象是妳的話……我發現……」許墨看著她的反應,眼中有著濃烈的炙熱情感。「我挺樂意執行……

但是我並不樂意啊!!!! 悠然心裡悲催的想。

許墨見她身體努力扭動想擺脫那冰塊,就越故意將冰塊移到她最敏感的地方。

「啊……別!」悠然沒想到他居然直接將冰塊移到她私密的地方。

「別怎樣?涼涼的很舒服吧?我還可以讓妳更舒服得……」許墨邊說邊將手中逐漸融化變小的冰塊緩緩低往花園探訪。

「唔……許墨…………」悠然猜想到他的動作,想出聲阻止。

「來不及了…..」許墨邊說邊直接將化小的冰塊塞進了蜜穴裡。

「啊……!」悠然雖然被矇住雙眼,但因突然的入侵整個瞪大,身體也跟著弓起來。

「可惜……才剛進去一下就融化了……不過,沒關係我還有很多,妳可以慢慢享受了,悠然。」許墨邪笑的說,一手逗弄著她的小粉荳。

……老大,我可以不要嗎!?

許墨另一手又伸出去拿新的冰塊,一手忙著搓揉著那粉荳。

接著,低下頭伸出小舌在前端逗弄著,拿冰塊的那一手則又開始在她雪白大腿上劃過。

「唔~許墨……」悠然被他逗弄的開始感覺起反應,忍不住呻吟出來。

許墨不理會的繼續往那密穴吸吮著,舌尖不時地舔著邊邊敏感處。

悠然……妳是我的……

許墨眼神黯下的想。

「啊~」悠然忍不住的出聲,被許墨的靈活小舌觸碰到敏感處。

許墨邊舔著一手也不忘了用冰塊在那幽穴上劃過,然後自己又舔過一直反覆著。

悠然被這種雙重攻擊下想逃也逃不了,因為對象又是許墨自然也不敢用手推開。

「舒服嗎?悠然……」許墨故意問著。

「唔……」悠然表情難受的呻吟。

「呵……看來是舒服的無法言語了嗎?」許墨觀察被蒙住眼睛的她,不禁笑了。

這時他起身,把悠然翻過去,讓她呈現伏趴的姿勢。

「許墨……你把我趴這樣想做什麼……!」悠然話未說完,被許墨突如其來的手指侵犯進去。

「當然是繼續調教。」許墨愉悅地回答著,開始抽動已入侵一指的手指。

怎麼從懲罰變調教?!這是哪門子的變化啊!!

悠然心裡不滿吶喊。

「看來妳很有意見是吧?嗯?」許墨故意用力插進去,手指還在裡面摳了摳。

「唔!」悠然被這個動作給顫了一下。

「沒」悠然默默含淚的說。

天啊!這是老天在處罰我離開他多年的關係嗎!?

悠然內心委曲的想。

「妳裡面也是很敏感麻……這樣才值得調教……」許墨故意把話放慢的說,手指依然在裡面摳弄著。

「啊!別……」悠然被他的手指給逗弄著難以忍受。

看著悠然微微發熱泛紅的身子,許墨眼神黯了黯,嘴角微微勾起笑意。

拿著冰塊開始從背部臀部慢慢滑行著。

漸漸的發覺許墨的冰塊好像位置不是在的臀部上,好像移到……

「不要…!」悠然驚恐地喊著。

「看來妳直覺也挺好的,但是我怎麼可能讓妳說不要呢?」許墨邊說邊把原先塞進小洞的手指抽出來的瞬間,塞進了冰涼的冰塊。

「啊~~」悠然被塞進去一瞬間驚叫出聲。

「很冰嗎?可是妳的小穴吸得很緊呢……」許墨無視她的叫聲,還是用手指輕輕繼續把冰塊推進裡面更深。

隨著手指推入的冰塊,也因體內溫度高逐漸溶解變小,然後變成水緩緩溢出了一些。

隨著手指的抽插,聽到噗滋噗滋的聲響,讓整個房間都充滿著糜淫。

「呵……雖然妳嘴巴說不要,但是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許墨仍然手指不停抽插著,甚至多塞了一指進去,變成兩指慢慢撐開幽穴。

「哈…………」悠然難受的輕喘。

好想要……

就在這時,許墨抽出了手指,讓悠然突然有種空虛感。

「許墨……」悠然低聲呼喚著,身體難受的扭動。

她想要許墨塞滿她的身體。

「嗯?」許墨看著她的反應。

「許墨…………」悠然為難的說。

「怎麼?」許墨依然看她,像是沒甚麼感覺。

」悠然沉默。

可惡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喔!是想要冰塊嗎?」許墨又拿著新的冰塊,準備往幽穴塞入。

「不!啊~~」悠然還沒出聲阻止就又被硬塞入。

!我那裡肯定會凍傷啊啊啊啊!!

看著悠然因塞入冰塊的反應,許墨勾起若有似無的笑容。

「舒服嗎?」許墨溫和的問。

「不‧舒‧服……」悠然咬牙切齒的回答。

「是嗎?可我看妳冰塊很快就容納進去了,還拼命往裡吸呢……」許墨邊說邊故意又在幽穴周圍壓了壓。

「唔……」悠然又被壓得忍不住出聲。

「你瞧身體反應這麼誠實呢!」許墨壞笑地說,依然用手指壓了壓周圍,接著又把一指塞進去。

「唔………………」悠然又忍不住喊了名字。

「嗯?」許墨停下動作看她。

可惡啊!被吃得死死的。

「許墨……我、我想要你的……」悠然難以啟齒的說不出後面的話語。

許墨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她想說什麼,只是他仍然裝作不知情的問:「想要我的什麼?」

……這傢伙最好不知道啦!!!

悠然雖然看不見他,但是可以想像得出來,不禁一臉惱怒。

「怎麼不說話了?」許墨故意催促著。

發現看著悠然的表情糾結的樣子好可愛啊……

「我、我…….想要……」悠然還是講不出口。

「想要?」許墨故意低下頭在她耳邊輕柔的問邊吹氣著。

像是想誘導悠然講出來,那聲音非常輕柔誘惑。

悠然被他突然在耳邊吹氣,全身又顫慄了一下。

「想要……你的……灼熱……」悠然越說越沙啞。

可惡……羞死人了……

「妳終於說了……」許墨扯著壞笑的說。

……」悠然無言。

果然這傢伙是故意的!!居然誘導我講出這羞恥的話!!!

悠然心裡悲憤著。

「看在妳說出的份上,我就好好獎賞妳。」許墨邊說著便將手指抽離。

結果下一秒,悠然差點驚叫出聲。

「這個甜頭請問是否滿意啊……悠然?」許墨沙啞的問。

原來許墨這次就真的將他的灼熱直接塞進悠然的體內。

「唔…………故意的」悠然被突來的入侵,身體微顫著。

「嗯?妳確定?」許墨俯下身在她耳邊輕問時,雙手仍扶住雪白雙臀故意又往前一頂。

「啊!」悠然沒有心理準備的叫出聲。

「叫聲不錯……多叫幾聲。」許墨邪笑著,腰不停的緩慢抽動著。

」悠然為了不發出聲音,努力咬緊牙關。

「怎麼?這麼為難妳嗎?悠然?」許墨發現她的舉動,眼神微瞇低在她耳邊輕啃著那敏感的耳垂。

「唔……!」悠然被他挑逗的舉動,差點發出聲音。

許墨見她這麼堅持著,嘴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既然不願意出聲,那就別怪我了……

悠然正覺得奇怪後方的動作怎麼突然停止,結果突然一陣暈眩感覺到自己被翻轉過來。

「許墨……?」悠然不安的問。

下一秒悠然驚叫出聲「啊!!」

「終於肯叫出聲了……」始作俑者正愉悅的說。

原來許墨又再度拿著冰塊放在手心,朝著悠然那雪白的胸埔狠狠低揉捏。

!我遲早會對冰塊有陰影啊!!!!!

許墨一邊頂著她,一手含冰塊往她的胸部故意上下搓揉著。

「如何?讓妳享受著火熱又冰涼的服務,有沒有覺得很棒?」許墨愉悅的問。

棒!很棒!非常棒……棒個頭啊!!讓我昏過去可不可以啊!!

悠然心裡悲催的哀嚎。

由於悠然眼睛被蒙住,並沒有辦法看到許墨那雙泛著黑色的眸子染了情慾,彌漫上誘人的淡淡水霧,那粉色薄唇露出誘惑般的笑容。

漸漸的,悠然從冰塊的地獄轉變成炙熱的情慾中,被情慾染得緋紅的臉開始忍不住被搓揉的快感一波波的上來。

「啊~…………」悠然被搓弄的難受。

「舒服嗎?」許墨一滴滴的汗水從臉頰緩緩落下,滴在悠然的身上。

「許墨……」悠然難受的呻吟,多想掙脫他的手解放那欲衝出來的感覺。

許墨不語,但是從他緊皺著眉頭依然可以知道自己也是忍得很辛苦。當手中的冰全數融化之後,又再拿了一塊握在手裡往悠然的身體上繼續捉弄著。

「啊!別、別在用……冰塊了」悠然被這刺冷的冰塊搞到聲音都忍不住微微顫抖的。

「不想嗎?聽到你這樣的聲音讓我很愉悅呢!」許墨邪笑地說,原本在手中拿著冰塊戳弄著,突然拿起便緩緩靠在悠然的嘴邊「張嘴。」

「嗯?」悠然聽話的張開那誘人粉紅小嘴。

許墨一秒將冰塊塞入他嘴裡,故意用一指逗弄著他的小舌。

「唔!…...……!唔嗚~」悠然驚了一下,想講話但被許墨的手指加冰塊的攪弄讓她又陷入迷茫之中了。

許墨除了用手指挑逗她的小嘴,身體也開始緩緩韻律抽動著。

「啊~唔唔……」悠然被他的動作,整個人僵了一下連幽穴也跟著緊縮。

「唔!」許墨被這收縮忍不住出聲。

「妳這不乖的孩子,誰叫妳突然緊縮的……嗯?」許墨看著整個人泛紅的人兒,故意冷冷地問的同時身子往後又狠狠往前頂。

「唔!偶…………唔唔~~ (我沒…..)」悠然想叫屈的機會都沒有,被這狠狠一頂腦袋空白。

許墨用手指攪弄她的小舌後,抽出手指還殘留著那些微晶瑩的唾液,許墨毫不介意往自己的嘴裡含去。

「舒服嗎?」許墨仍律動著腰,依然故意的問。

「哈……~」悠然被這律動搞得不禁搖頭沒理會許墨的話。

快一點……我還要、還要……更多……

悠然內心有著深深的渴望想要填滿。

「唰!」突然低,原先遮蔽悠然眼前黑暗的畫面瞬間明亮了起來。

「唔……」悠然暫時無法適應的瞇起了眼。

許墨看著身下的人兒,微瞇帶著含淚的表情讓他不禁怦然心跳起來。

這樣撫媚的表情是叫我怎能放手?當我知道妳想遠離我的時候……我心有多痛?

許墨一手撫摸著悠然的臉,心沉沉的想著。

「許…………」悠然適應了光線後,眼角仍帶著淚水難受的喊著。

許墨被這一聲給愣了一下。不禁露出難以發現的笑容。

他真傻,怎麼會自己給自己束縛住了?想要的不就該想辦法留住嗎?

「悠然……」許墨仍緩緩律動著下身,另一手游移到悠然的眼角拭去那礙眼的淚水。

「唔…………」悠然忍不住呻吟,舉起雙手成一個圈往許墨後頸勾住。

「呵……難得主動掛上來了?」許墨稍微轉頭親吻套住他的脖子那雪白手臂。

「嗯……想要……」悠然看著許墨的動作不禁微微臉紅了起來,但是下身忍不住緊縮了起來。

可惡……只是看到親吻手臂怎麼可以讓她覺得興奮又害羞感覺。

「妳在害羞了嗎?瞧妳都緊縮的到讓我難受了一下……」許墨直視著那臉紅的人兒,壞壞的說。

「我、我哪有!嗚……」悠然惱羞想反駁的時候,許墨卻故意趁機重重一頂。

「別忘了……妳只能接受我的份,嗯?」許墨略帶懲罰意味的語氣,下身的灼熱故意退出。

可惡!這男人……一定故意的!

悠然委屈地看他。

「怎麼?看妳的眼神是不服嗎?」許墨看著令他著迷的褐色雙眼,微笑地問,又故意將灼熱有意無意的頂在悠然敏感的幽穴那。

「別……這樣……」悠然微微抖音的難受看著那令她又愛又恨的人。

許墨看著那一臉憋屈又潮紅的表情,真是讓人愛不釋手。

「別怎樣?是這樣嗎?」許墨在她耳邊低聲問,接著故意狠狠的入侵進去。

「啊!!」悠然冷不防的被這樣狠狠入侵塞滿的感覺瞪大了雙眼。

那緊緻的通道正塞滿著堅硬的灼熱,悠然有種滿足感。

……許墨……」悠然滿臉潮紅的看著他,那褐色眼睛帶著淚水樣子非常誘人。

「嗯?」許墨看著她,但是入侵進去後卻不再有任何動作。

「許墨…..……想要……」悠然為難地看著讓她又愛又恨的人,彆扭的說。

感覺體內那灼熱的腫脹,想要動。

「想要嗎?」許墨勾著壞笑,下一秒說「那就妳自己來?」

……」悠然聞言有點懊惱地看著他。

但是身體卻也自己聽話地緩緩上下移動著,前面的胸埔也往著許墨的身上摩擦著。

「嗯~」悠然在這樣的刺激下不禁忘我的呻吟出聲。

看著眼前的人兒,臉色潮紅的享受著,讓許墨忍不住故意腰部稍微用力一頂。

「啊!!」悠然被突然的衝撞嚇了一跳,稍稍的惱怒的看他。

這個人,誰說他不擅長欺負的?這不是虐待不然這是什麼?

「呵」許墨看著她的表情,一手伸去摸著那張讓他愛戀的臉龐。

「看妳的表情很不滿的樣子……難道妳討厭嗎?」許墨壞壞的問。

……」可惡!這個壞人!

悠然緩緩律動著,望著身下的許墨那雙闇如至深的雙眸,反映出自己那帶著最赤裸最情色的表情。

「哈~~許墨……」悠然忍不住抱住他,自己律動著速度加快著。

(噗滋!噗滋! )

隨著那律動帶著瀰漫著情色糜濫的聲音,以及兩人混雜著對方氣味的體液,像是想將對方狠狠的揉進自己的體內。

悠然突然間了解到原來自己想要的,不只是這樣……

本來以為只要不告而別,自己就能毫無留戀帶著那記憶潛逃離去。

深思熟慮的計畫,卻沒想到一切通通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意外給打亂了。

因為被打亂了,連她的腦子也跟著也失控了……

她怎麼可以傻到以為許墨會放過她呢?

卻沒想到原來許墨看穿一切,立即採取行動表示他是認真的。

罷了……原來到頭來自己才是真正看不清自己跟許墨的感情的傻子。

其實……就老實承認自己的心意不就好了?有這麼困難嗎?

想到這,悠然不禁苦笑著。

「許墨……」悠然在他耳邊嬌喘低語著。「我…….

「我……愛你……

許墨聽到悠然這句像是喃喃自語的告白,微微訝異一下,邊露出不讓他發現的笑意。

這傢伙……終於開竅了嗎?

許墨將環住他脖子那雙纖細白嫩的雙手拉下,並壓倒在地上開始盡情的擺動著腰。

「嗯~……一點……」悠然享受著那種快感,忍不住伸吟著。

許墨雖然律動著下身,但是一手也不忘記搓揉著雪白的胸,甚至故意稍微用力揉著。

「還不行……要等我才行」許墨邊用邊說著。

悠然一聽差點昏過去,這傢伙從剛剛就一直故意不讓她達到頂點。真是霸道的人!

「唔!」悠然突然輕顫了一下。

「這邊才是妳敏感的地方嗎?」發現到悠然敏感地帶後,就突然開始朝那點猛烈撞擊著。

一次又一次深深進去出來、再一次狠狠進去出來。

「哈啊~…..故意……的」悠然被他這樣猛烈撞擊下,斷斷續續的發出不滿。

許墨掛著笑,忙碌的抽插著,身上的汗水隨著律動一滴滴的落在那雪白帶著粉紅身體上。

「唔!」許墨在一瞬間將自己的熱潮往悠然的幽穴內射入,兩人都同時達到高潮。

悠然感受到一股熱流往體內沖進「哈~~」悠然嬌喘著,腦袋一片空白。

許墨則是直接趴在她身上,喘息著,但是卻沒有從悠然體內退出來得意思。

「悠然……」許墨撐起上身,看著她。

「嗯……」悠然慢慢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壞人。

「妳剛說的話,我接收到了。」許墨盯著她緩緩的說著,眼中帶著戲謔般的笑意。

……」悠然依然盯著他不語。

在下一秒鐘臉色突然開始慢慢變紅,甚至舉起雙手把臉遮住。

「現在才遮臉也來不及了吧?」許墨看著臉紅的像煮熟的蝦子般得人兒,戲謔的說。

……我就是想遮不行嗎?」悠然臉遮著同時,忍不著嘟讓著。

見鬼了!都已經全身都被看光光了還吃乾抹淨,怎麼還因為那句告白而把自己搞到害羞到不行啊啊啊啊!!

悠然心裡哀嚎著。

「別遮了!這隻鴕鳥。」許墨懶懶的說。

「我就是鴕鳥!不要管我!」悠然賭氣的說著。

聰明一世胡塗一時啊!所以才會栽在這個腹黑的惡魔手上。她果然是個笨蛋啊!

悠然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悲慘內心哀嚎著。

許墨看著有如孩子氣的人兒,忍不住嘆笑著。

認識這麼久了,她的習慣還是沒改過來。

「我說……悠然……」許墨緩緩的說著眼神微瞇。

「幹嘛?我現在不想聽!」悠然摀著臉賭氣的說著,就是不想把手拿開。

嗚嗚~這真是她的一大敗筆啊!

「妳再不把手拿開的話,說不準我可能會再來一次。」許墨帶著愉悅的聲音說著,同時為了表明是真的,身下的分身又開始緩緩硬了起來。

「你敢!」悠然一聽馬上瞬間把手放下瞪著他。

「妳覺得我會不敢嗎?」許墨微笑著,眼神有著認真。

算我怕了你……別再來了……我已經吃不消了!」悠然又羞又委屈的瞪著他,癟著嘴說著。

「呵呵妳只把妳的話傳達給我,難道你不想聽聽我的真心嗎?」許墨看著一臉委屈的人兒,不禁失笑著。

「不用你說,我已經知道了。」悠然看著微笑的他,懶懶得說。

「哦?」許墨倒是意外了。

「因為……」悠然突然支支嗚嗚的。

「因為什麼?」許墨等待她的下文。

「因為、因為……你已經用行動的方式告訴我了。」悠然臉紅的說著。

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幹嘛非得逼她說出口?

悠然惱羞著想。

「呵……」許墨看著她一臉非常嬌羞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啦!」悠然被他笑得莫名其妙。

待許墨止住笑意後,只見他又開始往自己身上壓,熟悉的氣息又讓她開始怦然心動。

「妳知不知道?有時候說出來……妳才會明白……」許墨帶著認真的眼神看著她,臉緩緩壓下。

「悠然……我也……愛妳……」許墨低喃著自己的愛意,緩緩覆上讓他流連忘返的粉色紅唇。

所以,別再說要離開我的話語,好嗎?

我只想一輩子貪婪的對妳索求……

妳的一切都是只有我的……

不允許別人來窺探妳……

對妳,我貪得無厭……

這是我唯一的真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霠 的頭像
月霠

≡月霠的天使部落≡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