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語市

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子,下了車看著街景。

她勾著微笑,眼神充滿著懷念。

原本選擇離開飄盪幾年後,沒想到又再度回到熟悉的地方。

她拿起手機開啟了電源後,就收到離開的這些年從未讀取的大量訊息。

走到公園的長椅坐著,開始一一閱讀著訊息。

直到看見熟悉的名字,心也隱隱痛著。

他應該很氣她的不告而別吧? 女子苦笑著想。

看完了所有訊息後,決定起身去一個地方。

當她站在標示著「華銳」金融大樓門口,看著不成變過的擺設,讓她有種既懷念又無奈的感覺。

甩甩頭走了進去,但除了櫃台小姐一臉非常驚恐的表情請她直接去總裁辦公室後,很怪的是一路都沒遇見熟人。

直到她走到某扇門外,門上仍掛著熟悉的名字。

她做好深呼吸後,抬起手輕輕敲了門,但沒任何回應。

「不在嗎?」她疑惑的想,便自己轉動門把打開。

開了門,悄悄把頭探進去望了望,卻實沒人在裡面

她走了進去也順便把門帶上後,看著辦公室的周遭,記憶中的一塵不染的辦公室,此刻卻是滿地文件資料。

她站在辦公桌前,手輕撫著桌沿。

也許是因看不到想見的人,頓時有點失落的說:「回來了

正當她沉浸失落的同時,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門已被打開,多了一個人正用非常震驚的表情直視著她的背影。

「還是先離開好了」只好明天再來一趟。

這時身後傳來冷硬的聲音「妳還想離開

「疑?」她愣了一下,正當想回頭時,不料下一秒右手腕被強勁的力道拉了過去,整個人撲向某人的懷抱。

「妳想離開?」男子繃著臉再問了一次。

她抬頭望著緊抓著她不放的臉,錯愕的開口:「李、李澤言?

「虧妳還記得我。」李澤言冷笑的說,仍沒有放手的意思。

」看來自己是猜錯了,眼前這位已經不是氣她而是想掐死她的問題了。

「怎不說話?失蹤這麼久終於變成白癡了嗎?」李澤言不快的說。

「你才白癡!」她反駁著,但是下一秒就焉了。

「哦?看來失蹤這一趟後也開始會嘴硬了??」李澤言似笑非笑的說,眼神閃爍著不明寒意。「悠然?

她感覺到像是被蛇盯著寒意,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開口「呃我、我可以解釋的

天啊!她為什麼要這麼快嘴反駁啊啊啊!!! 悠然內心萬馬奔騰中。

「解釋?

「可以先放開我!!」悠然話還未講完,就突然整個被壓倒在辦公桌上。

接著感受到充滿男性氣息的溫度正覆在身上,讓她臉不禁紅了。

「等!!?」她瞪大了雙眼,就被人堵住了嘴。

李澤言像是要把這幾年的不滿情緒狠狠的宣洩般,毫不留情的掠奪著,直到喘不過氣才甘願離開對方的唇。

「你、你」悠然邊喘息著邊氣惱的瞪著壓在身上的他

「我不會道歉。」李澤言認真的看她,不覺得剛才的事情是不對的。

這次絕對不會讓悠然從他生命中消失。

「李澤言!先放開我!」悠然氣惱的推著堅硬的胸膛。

氣死了!怎麼才剛回來就這樣被人奪了吻。

「不放!

悠然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回答,望向他的表情察覺了那冷硬的背後有著受傷的眼神。

是她突然不告而別害了吧?

對不起」悠然愧疚的道歉。

平常一絲不苟的男人,卻因為她的離開而失控。

「不接受妳的道歉」李澤言不爽的拒絕。

」李總裁都這樣講了,她還能說甚麼?

這時李澤言騰出一手撥打內線「魏謙,下午及明天行成全部推遲。」

『啊?』不等對方反應就直接掛斷,只留另一頭滿是問號的處理。

接著悠然被他拉起來,快速搭上專屬電梯直達地下停車場後,然後悠然被強迫塞進副駕座上並幫她繫上安全帶。

待李澤言坐上車準備發動車子時,悠然不安的問「我可以問你想載我去哪?

她現在想跑還來得及嗎?

「到了就知道」

」這不是廢話嗎?

這一路上完全沒任何對話,悠然只好裝做沒事的看車外景色,一直到開進了眼熟的豪宅後,她才反應過來。

總裁你帶她來這裡,是真的打算不放過她了嗎!?

「為什麼要帶我到你住處?」悠然有種不妙的預感。

「請你來坐坐」李澤言一本正經的回答。

」確定是單純去你家坐坐?

「有問題?

「沒有!」悠然立馬回應。

就算有問題,她也不敢反駁啊!!剛剛反駁都覺得自己命要去一半了。如果再有意見就不是她被搶吻就可以了事了。

悠然就這樣被他帶到住處後,只叫她在客廳沙發坐著。就看李澤言走進廚房。

「難道我真的誤會他了」悠然抱著沙發上的小靠枕,喃喃的說。

過沒多久,就從廚房傳來香味。

(咕嚕嚕…) 悠然聞到香味後,肚子就這樣不爭氣的叫了,讓她有點臉紅。

還好沒讓李澤言聽到,不然就丟臉了。

只見他從廚房端菜出來後,悠然本想起身幫忙,卻被他拒絕說:「妳坐著」

「喔」悠然摸摸鼻子只好乖乖看他忙進忙出。

沒多久桌上就擺滿了菜色。

「哇~好久沒有吃到你煮的菜了」悠然懷念的說。原本警戒的念頭都拋到後面。

「哼!幼稚。」

「李澤言~我可以吃嗎?」決定無視剛剛的話,悠然一臉期待的問。

「還需要我說嗎?

「嘿嘿~那我開動了!」悠然說完就開始動筷吃著桌上的飯菜。

這時李澤言看著她吃很歡快,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只要妳在,他隨時都願意煮給妳吃。

等悠然一臉滿足的吃飽後對他說「我來洗碗」。

不等李澤言反應,就快速拿著吃完的碗盤衝進廚房。

笨蛋」李澤言不禁失笑了一下。

說她笨是真的很笨,但是又在某些方面很倔強。沒想到離開這麼久還是沒變。

李澤言慢慢走進廚房,看著熟悉的背影,神黯了黯接著慢慢靠近。

悠然洗完碗盤後,轉身就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在我後面?

「剛剛就在」李澤言越過她身子拿出某樣東西。

「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李澤言端著盤子走了出去。

悠然只好跟在後面走,完全沒注意自己已經走進某人的臥房。

「你端甚麼東西?」悠然注意力集中在他手上的盤子。

「妳猜」李澤言把盤子舉高不給她看。

「哼~我猜是布丁!」悠然驕傲的說。

「還好不笨!」李澤言把盤子放在床頭旁矮桌上。

「這是給我吃的嗎?」悠然一臉嘴饞的盯著布丁。

吃貨」李澤言動手挖了一口布丁,往悠然的嘴巴遞過去。

悠然反射動作就直接張口含下去,一臉幸福的說「就是這個味道。」

李澤言眼神閃過異樣情愫,仍動手挖著布丁餵食。

「好吃?

「嗯嗯!」悠然很開心的吃著,渾然不覺眼前的人有異樣情緒。

「你不吃一口嗎?」悠然看著他單純的問。

「既然妳都這樣說,我也不訪嚐一口。」

語畢,悠然被拉過去,在還沒搞清楚狀況又被堵上了嘴。

「等」悠然錯愕驚呼。

「不等。」李澤言強制撬開她的嘴,掠奪著她的小香丁,吸允著。

李澤言翻過身把她壓在床上,不讓她有逃跑的機會。

「嗚你、你」悠然滿臉通紅的瞪他。

她怎麼傻了?給他機會下手。

「我說過,這次不會放過妳」李澤言發起危險宣言,一手開始拉扯自己的領帶。

「你想做什麼….」悠然氣虛的問,看著壓在身上的男人正在解開領帶跟襯衫扣子。

明知道自己有危險了,怎麼現在還覺得這男人解開衣物的時候很帥。

悠然回過神來,發現這男人居然用領帶將她的雙手綁起來。

「李澤言為什麼要綁我的手?」悠然一臉窘樣的瞪他。

「讓妳想知道嗎?」李澤言勾出壞壞的笑容,接著動手慢慢解開她身上的衣服。

「等!」悠然臉爆紅的想掙扎不讓他解開衣物,殊不知這舉動會引火。

妳在動下去,我就讓妳知道玩火的下場」李澤言咬牙的瞪著身下不知死活的小女人。

」悠然感受到某個地方有灼熱異物頂著,整個人瞬間僵住。

「笨女人」李澤言看她乖乖不動之後,嗤笑著又繼續動作。

悠然感受到他那節骨分明的手指,正在緩慢解開她的上衣,並且從鎖骨下慢慢游走著。

「李澤言….」悠然突然覺得被他碰過的地方開始發熱,心跳也跟著加快。

她怎麼覺得開始迷情意亂了難道是布丁加了什麼嗎?

這時候如果李澤言聽到她的想法可能會把她吊起來揍。

「我的名字」李澤言突然說著,手故意在她胸前揉捏著。

「嗯澤、澤言」悠然害羞的開口。

「乖」李澤言滿足的笑了。

平常不苟言笑的男人,居然這時候展現出笑容,悠然瞬間覺得呼吸都要停了。

這笑容殺傷力也太大了!!!悠然內心崩潰吶喊著。

李澤言俯下身輕咬著悠然的耳朵,一邊用著充滿魔性的聲音低喃著「給妳點獎勵吧

她覺得整個人都快酥軟了。這聲音犯規啊!!

「啾」李澤言沿著耳朵、脖子、鎖骨、胸等一一落下親吻舔咬以及作記號。

「唔澤言」悠然腦袋已經無法思考,甚至用被綁住的雙手捧著他的頭。

上衣、胸衣、裙子、絲襪也慢慢被剝開著。

「悠然妳好美」李澤言邊說著邊抬起悠然的腿邊舔吻著,一整個畫面很煽情。

「不不要看」悠然整個害羞到用雙手遮住臉。

「不要遮住。」李澤言拉下她的手。

她覺得好丟臉。

「看來妳已經準備好了」李澤言手指觸碰著私密的地方,手指上頭有著透明黏液。

「不要講出來啦!」悠然好想打這個男人。她都快羞死了還一直講。

「悠然」

「嗯?」悠然看著他。只見他把用領帶綁住的手解開。

「看著我記住妳永遠是我的!」語畢,李澤言往前一頂。

當悠然身下被貫穿的剎那間,從口中尖叫聲全被他堵住。

「嗯好痛..」悠然不自覺得落淚下來。

「忍忍」李澤言心疼的舔吻她的淚水,等她比較適應後開始緩緩的律動著。

「澤言」悠然突然覺得比較不痛了,反而有著異樣的感覺。

「嗯?

「對不起我愛你」悠然帶著淚水對他展開笑顏表達藏在心中很久的話。

笨蛋」李澤言被她這樣一說,再也無法忍耐。

「疑?」悠然感覺到裡面好像又變大了。

「妳要為這句話承擔後果。」李澤言霸道宣示著,開始不留情的進行強力掠奪。

「啊!…!」悠然驚慌了。

「妳有整夜的時間好好跟我在一起。」李澤言笑著說,打算來個徹夜不眠。

」慘了,她還能撐到明天嗎?

就如李澤言所講的,整夜翻雲覆雨不停歇直到隔日陽光照起。

「嗚好刺眼」悠然被明亮的光線照醒。

當睜開應入眼中畫面的是放大的李澤言睡顏,讓她頓時清醒過來。

!對了昨夜被…. 悠然想到臉又紅起來。

「李澤言好霸道」悠然臉紅小小聲的抗議著。

「妳說誰霸道?」李澤言睜眼看著她。

「沒,你聽錯了」悠然馬上否認。

「還想再來一次?

「對不起我錯了!」悠然驚恐的道歉。

別開玩笑了,她的身子都快散掉了。經不起再一次的摧殘。

這時,李澤言突然擁抱著她。

「我只說一次。」

「嗯?」悠然看著他。

「不要再離開我」李澤言認真的說著。

「我不會離開了…...」悠然有點心痛的說,伸手輕撫他的臉龐。

「我決不放手。」他邊說邊覆上摸著臉龐的小手。

「悠然,我愛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霠 的頭像
月霠

≡月霠的天使部落≡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