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悠然醒來時,發覺自己渾身痠痛的不得了。

待眼睛完全睜開時,發現李澤言擁著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著。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秋節的前幾天,悠然常常在許墨旁邊說她很想吃不同口味的月餅過過癮。
於是…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說平常這時間點都幾乎不會回來,於是悠然就戴起貓耳朵穿上了粉色蓬蓬裙裝,打開手機某影片想練習悅悅推薦的新歌「學貓叫」。

#許墨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咖啡廳裡…
悠然邀約許墨來想分享一件事情。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事送了悠然一些柚子,當她正煩惱要怎麼處理時,想到可以拿給許墨。

「許墨,這是我同事分給我的柚子,我拿幾個來給你吃。」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發生在洛洛休假,兩人在家悠閒的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棋洛。」
「嗯?怎麼啦薯片小姐?」周棋洛邊看電視邊問。
「我想吃櫻桃……」悠然抓著抱枕懶懶的說。
「喔!那我去拿來吧!」周棋洛邊說邊起身走去廚房準備開冰箱拿出。
悠然視線偷偷瞄著周棋洛的背影,嘴角露出微微的賊笑。
沒多久,周棋洛端著一盤櫻桃出來。
「薯片小姐,我洗好了,可以吃囉!」周棋洛將水果放在桌上邊轉頭問:「還是我餵妳吃?」
「我、我自己來就好。」悠然臉紅了一下的說。
「好吧,聽我家經紀人說這櫻桃是國外進口來的,味道很甜喔!女生吃還可以補血補鐵解除疲勞,妳多吃點。」周棋洛興致勃勃的講解著。
「嗯,那我開動了。」悠然邊說邊拿起一顆往嘴裡塞。
入口咬下的一霎那,感受到多汁甜美的口感,讓悠然幸福瞇起眼。
「嘿嘿,好吃吧?」周棋洛好奇的問。
「嗯嗯,好吃!」悠然停了一下。「棋洛…」
「嗯?」
「你有聽過有關櫻桃的遊戲嗎?」悠然好奇的問,嘴邊勾著若有似無的笑。
「咦?怎麼突然問這個?」周棋洛反問。
「就是啊,想跟你玩一個遊戲。」悠然突然扭捏了一下。
「喔?」
「因為在公司同事教我玩的,就是櫻桃梗放入嘴裡用舌頭打結,代表舌頭很靈活。」悠然解釋著。
只是沒想到周棋洛沒甚麼太大的反應。
「這遊戲我早就知道啦!之前我那邊拍片的工作人員也流行過一段時間呢!」周棋洛解釋著。
「什麼嘛!原來你早就玩過了。」悠然失望的嘟起嘴。
「唉,妳剛才是想教我玩對吧?」周棋洛嘿嘿的傻笑。
「你玩過了我就沒得教啦!」悠然不滿的小抱怨一下。
真是的,本來想說難得他休假在家可以整他一下的。
「唉唷!薯片小姐別生氣嘛,我也是無辜的啊!」周棋洛一臉無奈的說。
「哼!來不及了!」悠然故意繼續板起臉嘟著嘴給他看。
「那,薯片小姐,妳櫻桃梗有成功嗎?」周棋洛好奇的問。
只見悠然僵了一下,吶吶的說「沒有。」
「那要多練習才有辦法啦!」薯片小姐真可愛,只是她好像不知道這遊戲原本的用意吧?
「我知道啊,但是我就是不靈活嘛!」悠然悶悶的說。
「那…需要我示範一次嗎?」周棋洛提議著。
「所以你可以打結?」悠然懷疑的問。
「哼哼,由明星周棋洛如何展現打結給妳看。」周棋洛一臉驕傲的說,一邊拿起櫻桃塞進嘴裡。
果然沒幾下,就只見他迅速的吐出一根完整打好結的梗在手上。
「…不公平!為什麼我身邊認識的都會玩。」悠然不滿的抗議。
「唉唷,這遊戲本來就是看個人的舌頭靈活度嘛!」周棋洛安撫的說著。
「…我就是舌頭不靈活嘛!」悠然邊說邊吃櫻桃洩憤。
「哈哈,別生氣嘛!不然我教妳玩另一種遊戲。」周棋洛提議著,眼神閃過一絲期待。
「另一種?」悠然果然被轉移注意力。
見她輕易上鉤時,周棋洛內心快笑翻了。
「對,我拿一下櫻桃。」周棋洛邊說邊找了兩顆相連的櫻桃。
「像這種的稀有的連體櫻桃也有另一種玩法喔!」
「怎麼玩呢?」悠然好奇的問。
「嘿嘿,在教這個之前,薯片小姐要先答應我一件事喔!」周棋洛煞有其事的說著。
「什麼事?」看難得周棋洛一臉嚴肅的說,讓她也認真的起來。
「我現在教妳的遊戲,永遠只能找我玩喔!」周棋洛認真的說。
「誒?好……」悠然沒想到是這件事於是呆呆的點頭應好。
「薯片小姐真乖,那我就開始教囉!」周棋洛馬上恢復平常模樣的笑著。
「首先呢,這櫻桃我們要一人含一邊。來,薯片小姐張嘴。」周棋洛先把一邊櫻桃輕柔得塞入悠然的口中。
「唔…」悠然乖乖的含住,一邊聽他講解。
「這個連身梗可不能弄斷喔!所以我們兩個要合力一起完成打結。等下我直接示範,妳就維持這樣不要動喔!」周棋洛邊說邊將另一邊櫻桃含入嘴裡。
唔!等等!這畫面好像不太妙了!怎麼跟棋洛面對面。
悠然邊想邊心跳加速著。
只見周棋洛用著異常深情且帶點撫媚的表情,嚼著櫻桃還慢慢逼近她。
不給悠然任何思考與反應,周棋洛一手扶助悠然的後腦勺,整個與她的雙唇浮貼密合,並用靈活的舌頭翹開她的齒貝,與那欲閃躲的小舌交纏著。
「嗯…..」悠然只能被動的帶領下,忍不住微微溢出聲。
周棋洛攻勢猛烈的索吻,在櫻桃幫助下也些微溢出了少許汁液往悠然嘴邊流出,發出情色的聲音。
直到悠然快喘不過氣時,周棋洛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薯片小姐的味道果然很甜呢!」周棋洛一臉滿足的用舌尖稍為舔了一下唇。
悠然一邊呼吸新鮮空氣一臉羞紅的瞪他。
「誒,妳看。」周棋洛攤開手上已打好完整的大結,且沒有斷掉的櫻桃梗。
「……」悠然無語的看著。
剛剛那麼激烈的吻到底是什麼時候打好結的啊啊啊!?悠然有點內心崩潰的想。
「薯片小姐有學到了嗎?」周棋洛壞笑的問。
「……」最好剛才能學到啦!
「周棋洛…」
「嗯?」
「你這個大色狼!」悠然羞憤的抗議。
「誒?薯片小姐怎麼可以這樣說呢?我剛剛可是用盡力氣去教呢!」周棋洛一臉訝異的解釋。
鬼才相信你用盡力氣去教啊!悠然忍不住內心吐槽。
「唉…薯片小姐不相信我,我好傷心啊…」周棋洛馬上一臉哀傷的看她。
可惡!別用這種無辜委屈表情看她啊!明明她才是受害者。
只是悠然還沒內心吐槽完,周棋洛又再度拿了一樣連體的櫻桃。
「為了讓薯片小姐學會我這高超的打結技術,我決定再教妳一次。」周棋洛滿臉信心的說著。
「等…」悠然突然感到不太妙。
「不給等喔!我可是很珍惜我們短暫的歡樂時光。」周棋洛露出壞壞的笑容。
周棋洛一手撫摸悠然的臉,緩緩靠近一邊深情的說:「所以…」
「我們再淪陷一次吧…」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悠然在白起家等待他下班回來。
不知過了多久,只見白起一如往常的從窗戶進來。
「白起,你回來啦!」悠然高興的說。
「嗯,妳怎麼還不睡?」白起有點訝異的問。
「嘿嘿,當然是在等你回來啊~」悠然一臉賊笑的說。
「妳有什麼事情想跟我說嗎?」白起無奈的問。
「咦?你怎麼知道我有事情?」
「因為妳沒事的話,早早就睡了。除非妳在追劇。」白起無奈的說,一邊把警服換掉。
「唔...不好玩。」悠然不滿的嘟嘴。
「......咳!」白起尷尬的輕咳一下。
「所以妳到底想幹嘛?」
然後只見悠然走去廚房開冰箱拿出了一盒東西。
「?妳買櫻桃?」白起看她手中的水果,納悶的問。
「嘿嘿,當然是找你一起吃嚕!」悠然興致勃勃的說。
「呃,所以才特地等我?」
「對啊!」悠然點頭的說。
白起不禁失笑了一下,拍拍她的頭。「好,一起吃。」
待兩人在沙發上坐定後,白起正要拿起一顆起來吃時,卻被悠然阻止。
「等等,先聽我說。」
「怎了?」白起看她。
「就是啊,想跟你玩一個遊戲。」悠然突然扭捏了一下。
「遊戲?」
「對,我今天在公司跟同事玩了一種遊戲。」
「跟櫻桃有關?」白起大概猜到她想做甚麼。
「嗯,就是櫻桃梗放入嘴裡用舌頭打結,代表舌頭很靈活。」悠然一邊講解。
「....嗯。」白起配合回應。
她應該不知道這遊戲的主旨是什麼吧?
「所以我想看你能不能用舌頭打結啊!」悠然笑咪咪的說。
「那妳呢?有成功嗎?」白起反問。
「誒...我、我當然是失敗啦!」悠然氣餒的說。
「喔,那我試試看吧。」白起邊說邊拿起一顆帶梗的櫻桃含入。
「啊啊!不玩了!我放棄了!」悠然吐出被咬爛的梗在手上,自暴自棄的說。
「妳也不用這麼認真的學吧?」白起無奈的說。
「哼!」悠然生氣的轉頭。
「這樣就生氣啦?」白起好笑的問,用手指戳戳悠然的臉頰。
「哼!」悠然依然哼了哼。
「不然?我教妳如何?」白起決定誘導她。
「真的?」悠然懷疑的問。
「當然。」白起笑了笑。「請問要學嗎?」
「要!」悠然不疑有他的回答。
「那...來,妳先吃這顆櫻桃。」白起邊說邊把櫻桃遞到悠然嘴邊。
悠然乖乖的吃進去。
「然後,妳先閉上眼睛。」
閉眼睛?
悠然雖然有滿腹疑惑但還是乖乖照做。
接著,她感受到唇上有一股熱源。
「疑?」悠然驚呼了一下。
結果白起趁她張嘴的瞬間,舌頭靈巧的伸進去。
白起用著靈活的舌頭與悠然的糾纏著,也許是因為櫻桃還未完全吃下,櫻桃的汁液沿著悠然嘴角流下,整個畫面變的情色起來。
「嗯~」悠然輕顫著身體,聲音也因為被白起的舌頭挑逗的不小心發出。
也引發白起只更深入的索吻。
直到悠然拍打他,才依依不捨的結束這場吻。
「...白警官你騙人!」悠然氣呼呼的抗議著,一邊用手背擦拭嘴邊的櫻桃汁。
「我沒有騙妳,妳看!」白起一臉無辜的說,一邊攤開在右手上的剛完成打結的梗。
「......」悠然不敢置信的瞪著他手上的梗。
剛才明明就整個變相索吻,到底哪時候打結成功的!?
「妳不信嗎?」白起笑笑的問,眼神黯了黯。
「我...」悠然依然不太相信的看他。
「既然妳不相信,那我只好捨身再教妳一次了...」白起邊說邊緩緩把悠然推倒。
「等、等等!」悠然驚恐的想逃。
「來不及了,誰叫妳不相信我...」白起邊說邊勾起媚惑的笑。
只見他再拿起一顆櫻桃,邊微笑緩緩的說:「那讓我再好好教一次吧...」
誰教妳要勾引我玩這遊戲。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悠然的公司興起一種遊戲就是把櫻桃的梗放入嘴裡想辦法用舌頭去打結。

當悠然下班回家後,於是想到乾脆找許墨看看他會不會玩。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薯片小姐」周棋洛溫柔的揉捏著雪白雙峰,輕柔的喚著。

悠然輕顫著,覺得自己半跨坐在周棋洛身上的雙腿快撐不住的緩緩往下滑。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果薯片小姐害怕的話不如妳來選?」

你以為是在菜市場選的蘿蔔白菜任君挑選嗎?她怎麼選都不對啊!!

月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5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